這天是個美好的開始。

 

周末到台大總圖後方的大片草原跑來跑去,或抱或踢著足球、從上坡倒著走下坡,功力很好都不會摔(因為摔倒就會碰到目前厭惡的草地)。十幾分鐘後,有個活潑小姐姐加入我們,加上她的爸爸,我們四個人開始踢足球,謝寶不亦樂乎,笑開懷。

 

過了十幾分鐘三兄妺來了,哥哥小一很體貼,在徵詢謝寶的同意後,我把足球借給三兄妹,哥哥當然很厲害,呼喚著弟弟妹妹,跟在後面跑跑跳跳很開心,這時候就真的很羨慕有手足當玩伴,三兄妹的媽媽坐在坡地上遠遠看著一切。我也熱切地想要謝寶一起加入遊戲,這時我發現謝寶的某個特點,人多的時候他想做旁觀者,不願下去一起玩;另一個例子是雖然愛溜滑梯,但是當人多時謝寶就轉移去推娃娃車,等沒有人在玩溜滑梯時才願意前往。我猜想可能是不想與人群接觸?認為自己搶()不過別人?不熱衷社交?甚至是只想要跟姐姐玩,不想跟哥哥玩?這也很有可能的,今天我問謝寶早上跟爸爸去哪裡玩啦?公園?溜滑梯?只見謝寶微笑地說:姐姐原來去健行時遇到一群小姐姐

 

接著我媽出現,一起前往台大水車,謝寶一直玩幫浦,噴得水高高,衣服微濕不亦樂乎。只要有人在他身後排隊,我說「有人在排隊,等你再按幾下,輪流讓哥哥(姊姊)玩,等他玩完再換你,好嗎?」,這句話還沒說完他就立刻側身讓出,靜靜站在旁邊等人玩玩,這流程大概有7-8次(就知道謝寶超愛玩)。

 

這次,輪到一個小哥哥,目測應該3-4歲吧,謝寶依舊站在旁邊看他玩。小哥哥看似對幫浦的興趣開始減弱,他的媽媽口氣溫和地說:「你玩得差不多囉,換小弟弟玩囉?」,小哥哥再押個幾下幫浦,往後退出石頭圈圈離開了幫浦,此時,我不確定小哥哥的媽媽是否有再說一次「換小弟弟玩囉」,接下來我記得的是:謝寶望著離開的小哥哥,小哥哥突然向左轉身,左手往謝寶的右臉打了一個超級響的巴掌。

所有的人都愣住0.5秒,包含謝寶。我立即大喊「欸!」,一個箭步衝到謝寶旁邊抱住他說:「媽媽在這邊保護你,是不是很痛?」,謝寶「點點頭」,當下頭腦很亂,依稀很久以前練習過小孩被打該怎麼應對,但我就是忘記了,反正不會這麼快遇到吧?!人算不如天算,我真的不知道要再說甚麼來安慰謝寶,只能緊緊抱住他。謝寶並沒有嘴角往下想哭,我感覺他是覺得委屈、搞不清楚發生甚麼事、為什麼會有人用力打他的臉。

隱約聽到小哥哥的媽媽對他說「你怎麼可以打人?快跟他說對不起」;一直對我們說:「不好意思,很對不起。」。我也急亂對謝寶說「打人是不對的」、「哥哥他知道錯了,他跟你道歉」、「以後如果有人打你,可以用手擋住」。

我,只想讓謝寶感到安全就好。後面這幾句是我怕冷場不說話謝寶感受不到我在幫他,也許我也想趁這經驗(?)教他一些概念。

旁邊有另一組母女,女孩已經國小了。我片段聽到這位媽媽對小哥哥媽媽說:「是不是在幼稚園,他遇到事情必須用打人來反應呢?」

這個過程可能3分鐘吧,但我覺得時間好像停止了,眼睛無法離開謝寶,好像無法放開謝寶,好像他等等會碎開一樣。

謝寶情緒穩定後,自動跑到石頭圈內玩幫浦,國小女孩心疼他,趕緊走過去教他麼按可以水噴最高。2公尺外的小哥哥媽媽說:「因為你打人,我們不能再玩了!上車回家。」

 

事後想想,我只想安撫謝寶情緒,這比甚麼都來的重要,但我不確定這樣的安撫是否足夠?謝寶後續看似活動正常,仍要觀察未來跟其他孩子玩的時候的反應。我完全不想責怪對方媽媽,反而替他擔心為什麼他的孩子會想要打人,整個情境完全沒有爭執、沒有強迫…恩,也許覺得媽媽說換小弟弟玩,是種強迫,只好把氣出到謝寶身上;抑或小哥哥覺得打人很有趣,有權威感?

 

下次遇到挨揍,除了安撫謝寶情緒外,我想再多問:「為什麼要打弟弟呢?是因為你覺得玩具被搶走嗎?」也許可以了解更多小孩的想法,有更多的解法。

好險這天的結尾,謝寶是開心的,與阿公阿嬤吃巧達湯、奶酪,還去IKEA玩玩具。

, ,

endlessf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